菅田将晖主演的《邻座的怪同学》影评:大千世界,好多去探索

2020-06-29 20:00 作者:隔壁小王
0

很早就想看这个了,邻国已经上映一年了,最近听说定档了,就一直忍着没在网上看。晚上无意发现这部今晚首映,就毫不犹豫的去看了,结果一个人包场(24号凌晨)冲着tao 酱去看的,最近很想见她,终于得偿所愿。她的表现没让我失望,依旧是高冷的。去年是《跨越八年的新娘》今年是《邻座的怪同学》但愿每年都能见到她。之前看过很多tao酱的作品,这个妹子真的演技。希望她少接少女漫改,多接些高质量的作品,毕竟同时代的村花和丝丝已经非常火了。之前看了好几部苏打的,没多少感觉,最近看了《溺水小刀》和这部,发现他的演技还是不错的,被他圈粉了。其他演员中,古川雄辉、滨边美波和速水重道都是熟人。要不是提前看了演员表,美波的打扮差点没看出来,知道后分分钟出戏到《我想吃掉你的胰脏》一部同一导演的作品。美波的戏份和演技还是可以的。导演月川翔,感觉像是新锐。先后看过《与君相恋100次》和《我想吃掉你的胰脏》两部的风格很接近,都透着淡淡的忧伤。我差点以为这部也这样,结果全程漫改风,相对那两部差些,不过导演总是同一风格也会腻的。这部结果是真的很甜。

这给两星一点不屈。

故事寡淡,缺少转折,看了前一分钟便能猜出下一分钟,就这样, 池田依来莎饰演的朝子最终是否放下了对春的表哥的执念,古川雄辉饰演的最后命运如何,竟全不交代,我真怀疑编剧忘了这两条线。人物刻画得也很失败。《Relife》中,池田依来莎饰演的玲奈面对突如其来但渴望已久的表白时的那句嗔怪“为什么这个时候说啊?嗫嚅道我一直在等啊”令我印象深刻。但在《邻座的怪同学》中,完全摸不透她饰演的朝子说话、做事的动机:莫名其妙爱上了春的表哥要借恋爱成熟的话,为什么不找同龄人?明明自己说过因为长得可爱很受男生欢迎的莫名其妙跟女主雫吵架又和好这好和得也太容易了吧莫名其妙和男主春的朋友一起走了已无力吐槽我确信我不是因缺乏恋爱体验而不能理解,毕竟看《不能说的秘密》时,我完全跟得上叶湘伦和路小雨的脑回路。

事实上,观影前我已耳闻质量很差。有豆瓣用户评论道:“月川翔大概把全部运气都用在《我想吃掉你的胰脏》了—所以之后的片子一部比一部差。”其实《我想吃掉你的胰脏》中的很多片段若是单拎出看也嫌过于用力,还好故事本身出彩,观众尚能忍耐那些刻意且俗套的煽情。一遇到质量平平的故事,导演的底儿就全露出来了。倒是可惜了菅田将晖,亏他演得那么卖力。

那么,为什么“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呢?

为了看滨边美波。

有猫眼用户抱怨土屋太凤的脸太大,“占满了整个银幕”并叹道:“要是美波演主角就好了。”其实,土屋太凤的脸并没有占满整个银幕,滨边美波主演也并不能拯救这部糟糕的。诸位可以去看同一导演的《君主!先发制人》 下的评论,美波被喷得惨不忍睹。但我仍以为美波出场的二十分钟是观影过程中最美好的时段。她饰演的班长一出现,我瘫斜的身子一下就挺直了,眼睛瞬时张大了,心“嗵嗵”开始跳。“原来她戴眼镜也很好看啊。”我暗赞道。

可惜,美波饰演的班长的感情终未开花结果。她的情人节礼物应该是巧克力吧?没能送出。我倒是能感同身受她的失落。我也曾这样喜欢过一个人,只不过我比她更静。大概那个人永远也不知道我的喜欢。

达摩祖师在《二入四行论》中讲:“三无所求行者:世人常迷,处处贪著,名之为求。智者悟真,理将俗反,安心无为,行随运转。万有斯空,无所愿乐。功德黑暗,常相随逐。三界无安,犹如火宅,有身皆苦,谁得常安?了达此处,息想无求。经云:‘有求皆苦,无求乃乐。’故知无求,真为道行,是名无所求行也。”读这段开示时,突然想起了美波饰演的班长。她不就是求而不得么?其实,求不得是苦,求得也是苦。王尔德的毒舌一点不错。求不得了,白的成了白月光,红的成了朱砂痣;求得了,又后悔得到。周星驰的《唐伯虎点秋香》中,当唐伯虎发现自己千辛万苦追求到的秋香也是一个赌棍时,不禁大叫晕倒。我想,他是绝望了吧。反过来说,认清世界的虚妄,不执著于虚妄的相,就能真正解脱。想不到我从恋爱里品出这些。

相关电影介绍:

邻座的怪同学

作为学校成绩名列前茅的水谷雫(户松遥 配音),实际上却有着和可爱外表超级不相配的冷漠性格。在她的眼里,将书读好,把钱赚够,这就是她梦寐以求的生活,至于其它的一切,都不过是会干扰她向目标迈进的浮云罢了。就是这样的雫,居然接到了一个非常棘手的麻烦——去给学校闻名遐迩的不良少年吉田春(铃木达央 配音)送讲义! 虽然初次的相处并不愉快,但随着接触的深入,雫发现,吉田春并不如表面上所看到的那样乖僻的粗暴,正相反,在他高大的躯壳里,居然藏着一颗害怕伤害他人的善良的心。因为害怕伤害,所以索性就全然拒绝,这就是吉田的处事哲学。而对于吉田来说,曾经看不上眼的优等生雫,也有着天真和细腻的一面。这样的两人在误解中渐渐的相互吸引着,再加上周围一帮稀奇古怪的损友们,甜蜜又青涩的校园恋爱剧就此拉开序幕。